东北网  黑龙江  民生  国内  国际  法制  社会  娱乐  体育  生活  专题  论坛  舆情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热点聚焦 正文
无聊直播离"娱乐至死"还有多远
http://comment.dbw.cn/  2016-07-04 12:28:36  来源: 红网  作者: 谢彤钰   频道主编: 王辉.
  

  在5月底,广州地铁内有两名男子曾分别三次自导自演“晾衣、吃喝”的视频,上传至网络直播平台进行炒作,因其行为违反了《广州市城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昨日,广州地铁警方对其中一位主播处以了行政拘留处罚,对其助手处以了警告处罚。(7月1日大河网)

  直播屋内盗窃、火车站持枪抢劫、吸食K粉等违法行为,都可以按照相关法律判刑,而直播尚不构成犯罪的“晾衣吃喝”,就只能按《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由公安机关以“扰乱公共秩序”的名义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的拘留。

  确实,在地铁上喝酒、吃花生、摇骰子、晾衣服、大声喊“范冰冰我爱你”这些行为都没有构成犯罪,最多就是给车厢里的乘客带来不便。然而,“无聊直播”最恶劣的影响不在于此,而在于向社会传递的价值观,在于直播内容的无节操、无底线,主播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认为“低素质”是自我炒作的一种成功方式。

  在网络直播井喷式发展的当下,直播内容早已不再局限于娱乐、体育等领域。近日,某网站“某品牌手机超耐久无聊待机直播”吸引了超1000万用户观看,而其他直播内容甚至有发呆、吃饭、扎帐篷睡觉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爱看直播,不是为了寻求刺激,而是为了“看无聊”。除了唱歌跳舞可以获利,“直播发呆”收到最高的打赏竟达2492.1元。业内人士认为,“无聊直播”的走红反映了年轻一代在现代生活中的孤独。

  后现代社会中,人们不但依靠“粉丝经济”来获取利润,更利用“无聊行为”来赚取金钱。这种由明星到普通人、由私人领域到公共空间、由重大事件到鸡毛蒜皮的毫无界限可言的直播,是由“粉丝经济学”到“无聊经济学”的直接转换;而各种直播APP上收看直播的所谓“粉丝”,无非是一群无聊的游荡者与猎奇者,他们内心空虚、无所事事,只好看更无聊的人做更无聊的事来消遣时间和排解压力。

  这种哗众取宠的“无聊直播”,反映了互联网娱乐在缺乏有效监管环境下呈现的无序生态;而这种自我炒作的网络主播,即使“火”了也只是玩火自焚。今天,已经有人因为“无聊直播”而“娱乐至拘”,若再不加强监管、完善法规,相信真正的“娱乐至死”也就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