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东北时评 正文
邓海建:裸体纤夫回来了,三寸金莲还远么?
http://comment.dbw.cn   2010-03-10 10:21:44

  西游记里的妖精大抵有两种命运,后台不硬的一棒子打死,有后台的关键时刻总能被领回天庭。这年代,低俗也有两种命运,一种是直接被清理低俗的十三条标准打入万丈深渊,一种是在名人政要的文化包裹下大肆炒作——比如裸体纤夫。

  3月9日《长江商报》消息说,上月底,恩施州两会上,该州政协副秘书长、政协委员姚本驰大声疾呼:恢复巴东的裸体纤夫文化,由此引起社会热议。相对文化保护和人格尊严的论战,神农溪景区纤夫队队长张厚方们表现得很实际,“只要游客有需要,而且愿意付费,大多数纤夫还是愿意裸体拉纤的。”

  当然,裸体拉纤不算低俗,生计所迫,就如同结绳记事刀耕火种的日子,都是不可磨灭的历史。但如果将裸体拉纤上升到一种文化美学,恐怕离不开一个关键条件:被欣赏者不是被动表演生存美学,而是吃饱了没事做,在平等享受了物质生活与自由权益之后,自愿选择裸体拉纤娱己娱人。事实显然并非如此,巴东拉纤的汉子与车展上的模特不在一个话语层面,前者是被迫展示生存的艰辛与残忍——而所谓文化或文明,首先是人化和人本,是人性平等基础上的尊重与悲悯。

  纤夫不穿衣服不算低俗,但如果将这种现实的生存图景货币化,恐怕是最大的低俗。某种意义上说,苦难当然可以拿来当做商业噱头卖,前提是我们大家早已远离了苦难,不然,就是把自己的审美愉悦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巴东是什么状况,实在不好说,但起码纤夫的日子还远没有发展到可以“畅想当年”的阶段。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地方政府发展旅游的逻辑可以理解,但是,这个逻辑不能西西里化,不能成为“靠人吃人”的翻版。眼下来看,很多的所谓民俗旅游恰恰就是如此:将落后的生活画卷封存起来,让一部分民众以真切的人生参与到这种落后的生存方式,然后展示给现代都市人“欣赏”——而那些甚感乡村美好的游客,又有几个打心眼里愿意一生呆在这样的地方?当鲜活的人生成为旅游资源,消费的也就是部分人丧失了平等之心后的私人优越感。至于是不是“只要有游客需要”就可以鼓励裸体拉纤,这个问题显然已经没有辩论的必要:任何商品都具有社会属性,交易当然是有底线的。

  纤夫们愿不愿穿衣服是一回事,而能不能给纤夫们穿上衣服是另一回事。在这两回事之间,社会显然只有回答好后者,才有资格讨论前者的命题。在这个电影裸露就删节或雪藏的年代,大张旗鼓地发展裸纤文化,多少显得有些幽默的意味。更可忧的是,裸体纤夫回来了,三寸金莲还远么?

作者: 邓海建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刘志超
东北时评
龙江时评
东北推荐
社会图鉴                      更多
说 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