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媒体说龙江 正文
[黑龙江日报]农民工?新市民?
http://comment.dbw.cn   2010-03-08 09:00:07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和以往的中央一号文件一样,都是锁定三农问题的。不同的是,最新的一号文件把解决新生代农民工市民化问题提到了议事日程。

  2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接受了中国政府网和新华网的联合采访,并与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温总理表示政府今后要推进户籍制度改革,让那些新生代农民工融入城市。城乡统筹渐行渐近,这对于农民工尤其新生代农民工来说,真正的改变已在翘首盼望中了。

  户籍制度改革不仅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也是推动新生代农民工城市化进程的重要一环。从一定意义上说,今天的农民工,就是明天的城市市民。在众多探讨农民工及新生代农民工问题的言论中,专家学者各抒己见,有的从工业布局调整的角度来谈如何安置农民工,有的从提高农民工求职者的文化素质和劳动技能的角度来谈如何帮助他们找到工作,还有的从解决农民工的生活乃至生理需要的角度来探讨如何给予他们更多的生存能力。可谓见仁见智,不无道理。

  然而,如果梳理起来,可能会有人发现,相当多的言论都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虽然其中不乏温情的怜悯和实质性的帮助。其实,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就会发现,生而宿命地、天然地强加在他们身上的“农民工”称谓何其残酷。

  笔者亲属中有一位长者曾经讲述他父辈的一个真实的故事,那位长者的父亲出生在地道的农民家庭,也成长于农村。年轻时,迫于家庭贫困,来到哈尔滨市三十六棚,做了一名生产铁路机车的产业工人。他当工人的时候从来就不认为自己不是工人,也没有人说他是农民中的工人。他理所当然地成了产业工人。后来,随着农村土地改革的深入,他又看到源于土地上的生机,毅然辞去城市里的工作重回农村,做了一个农民,此时也没有人称他是工人中的农民。当然,他做回农民的决策使他的后代一直没有摆脱农民的身份,即使有的人后来在城市里生活了二十多年,还是被称作“农民工”。

  这个家族的经历说明了户籍制度的铁面无情,将你的身份钢铁般定了位。然而,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户籍制度可以改变,农民工的身份也可以改变。

  身份的改变是历史的必然,但是人们对农民工的认识却仍然需要一段时间。长期以来,城里人总是习惯地以一种强势的态度来审视农民工问题,甚至以一种救世主的态度来“帮助”农民工,这些均基于对农民工身份的定位。

  笔者认为,农民工和新生代农民工问题的解决虽然不是一蹴而就的,但解决的桥梁正如温总理所说的,就是推进户籍制度改革,而解决问题的起点则应该是改变对这部分人的称谓,改变令这部分人感到滑稽和尴尬的“农民工”称谓。我们不妨给他们一个贴切的名词——“新市民”,并希望这成为被公众一致认可的2010年的新词语。

作者: 万冲    来源: 黑龙江日报     编辑: 封硕
东北时评
龙江时评
东北推荐
社会图鉴                      更多
说 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