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社会图鉴 正文
底层女的“心苦”我们要懂
http://comment.dbw.cn   2010-03-04 11:13:29

  “兽兽门”的风波还没有平息,“局长日记门”已后来居上,掀翻网络。广西来宾烟草局局长韩峰记录自己吃、喝、色、贪的“艳情日记”不但一夜间风靡全国,成为现实版的“官场现形记”,而且日记中的几位女主角被一一人肉出来,遭遇道德“鞭尸”。谭某某——这位日记中的第一女主角更是被淹没在网络口诛笔伐的口水里,成为批判的主要靶子。

  “晚上小谭要和我做,她29号要结婚了还要和我玩,看来这个女孩真是太野了!到国大开了个房,她10点多到,洗一下,上床就做,动作很大。一起聊天,半夜又做一次,她又出血了。睡了一下,早上又做一次,这次没有出血。”

  这一被网络广泛转发的内容仅仅是韩峰对情人谭某某诸多记录中的“冰山一角”,但却将一个撕裂了道德底线的女孩形象跃然笔下。谭某某大概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她将自己的肉身呈上自己公司的最高领导——韩峰的案前时,自己不仅是韩峰欲望排泄的“鱼肉”,还将成为全国人民的道德发泄的“垃圾桶”。用韩峰日记的曝光者——据说日记中某位女性的丈夫的话说:“娶妻莫娶烟草女,嫁人莫嫁烟草人!”而谭某某,无疑被视为破坏“烟草女”形象的第一“罪魁祸首”,她的照片也被当作“三级女郎”的形象遭遇网友肆意践踏。

  我不知道此时的谭某某身在何处,心作何痛。作为一个普通的单位女孩,她显然无权也无力去阻止这突然而来的一切。沉默,也许是她唯一的反抗。但作为普天下网友的一员,我在“哀其不幸”的同时,更想问下我们的舆论和道德绞杀者——是谁,将谭某某推上了如此境地?作为一个来自社会底层的普通女孩,她内心的苦,我们又有谁能懂?

  据报道,谭某某同小区的一个陈姓的邻居告诉记者,两年前,谭以850元一平方米的价格买了这个63平方米的经济适用房,然后就一直住在这里。后来,她的姐姐也搬了过来,和她住在一起。陈女士评价,谭很可怜。她是农村人,父母很早就离婚了。10多岁的时候,谭就和姐姐相依为命地出来打拼。她当过导游,后来在烟草公司当业务员。经过多年的努力,两年前才成为烟草公司的正式职工。

  显然,来自农村的谭某某既没有艳照门中那些身价过亿女星的背景,也不曾有兽兽那般幸运能有一段集万宠于一身的风光日子。就是现在,已经爬上权力者韩峰之床的她依旧只是这个社会的底层女性的一员。当我们如今拿着道德标尺来丈量她的肉身,嘲笑她用肉体去换取一部相机或者一份工作是可耻时,我们可曾想过,对于这样一个一无背景、二无关系、三无学历的女孩,在铁幕重重的烟草系统里,除了把自己的青春和身体押上,又有多少可以上升的通道?当个体的生存和发展需要以道德的撕裂为代价时,谭某某决裂地选择了后者——这是一种梦想兑现的捷径,也是一种没有退路的退路。当谭某某拿着自己的身体和韩峰的权力进行勾兑的时候,她的命运其实一开始就已经“被选择”——这样的“被”里,有着多少对现实的无奈?和对美好世风的绝望?

  我是一个心训导师,一直倡导“洗心改命”,即一个人可以通过心态的改变,获得正价值观的力量,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对于谭某某来说,她当然也可以通过放弃与权力者的肉体勾兑,通过正价值观的实现,走一条健康的命运改变之路——这样的路不仅存在,而且有无数的女孩也行走在这样的路上。但问题是,谭某某毕竟是个出身贫寒的女孩,父母早早离异的悲苦身世一定让她很早就体验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感悟到这个社会的“交换秘密”。走上工作岗位后,作为把持普通员工命运大门的单位领导,不但没有给予她正价值观的空间,反而将她直接视为了“鱼肉”——这样的世风,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权利者面前,谭某某的“心”成了卑微的尘埃,无人去同情,无人去触摸,无人去改变。于是,一个底层女性的“心苦”演化为一幕幕肉身的狂欢,连韩峰都发出了“这个女孩真是太野了”的感叹!

  但这背后的命运悲剧,却鲜有人去关注。而且这样的谭某某,还有许许多多。当她们站在自己的位置使劲地抬头望着那些高不可及的地方进行着“心灵自杀”的时候,没有人拉她们一把,她们的无奈、她们的痛苦、她们的辗转没有人理会。于是她们堕落了、犯罪了、自杀了,我们才扮演伪君子,跳出来破口大骂,试问,在那之前我们又都在哪呢?

  有人说“兽兽门”让人见证女性地位的崛起——被兽兽抛弃的前男友只能以无赖的方式进行反抗。而“局长日记门”则恰恰相反,它向我们再次证明:男性和权力依旧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主宰。他们本应该是道德堤坝的守护者,却因为监督的缺位和制度的缺失,常常转化为道德灾难的始作俑者。这样的转化之间,作为底层女性的苦,我们一定要懂!

作者: 林A    来源: 红网     编辑: 刘志超
东北时评
龙江时评
东北推荐
社会图鉴                      更多
说 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