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节后发生“用工荒”。企业用工缺口有多大?务工人员为何拒绝回流?“用工荒”是否只是暂时现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部分城市2010年企业春季用工需求和2009年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就业情况调查分析结果”显示,“用工荒”局限于一定范围和特定时间段,但局部地区的“用工荒”有可能进一步升级。
“用工荒”源于用工机制缺失
                                           凹凸视点
  这可真称得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过去的企业招人那可真是挑挑拣拣,你工人基本没得挑拣的余地,不干你就走人,反正后面想干的人多的是。现在呢,反倒是工人挑挑拣拣的了,你的待遇要是不高的话,你就是叫我爷爷我也不去干。
用工荒是企业用老眼光衡量新工人造成的
用工荒是“诚信危机”衍生的怪胎
企业招人难
  表面情况看来,这是由于金融危机过后,经济的企稳回升,企业里用工的需求增加,而新的工人一时上不来,才造成了这一轮东部地区普遍的用工荒现象。但是细究之下,这样的说法未免有点牵强。何以见得,试想一下,如果确实如此的话,那么在企业开始招人的伊始,前来应聘的就应该是门庭若市,但现实中的情况是,各个具体的招聘点,是冷的很。而且根据人保部调查的数据显示,70%被调查企业预期招工“有困难”。企业预期的困难不是一时之间招不到人,而是招人就相当的困难。
民工管理体制上不去
  在我国,因为农民工并没有被纳入当地的属地化管理,在金融危机冲击下,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也得不到,因此他们不得不回家或者去其他地方寻找就业机会。在这种情况下,企业一旦有大量用工需求时,由于劳动力离开了,就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够通过信息的传递或者工资的调整,把他们召回来。
用工荒是“诚信危机”衍生的怪胎
  有人将招不到工人的原因归结于“信任危机”,谓一语中的,击中了要害。让民工倍感寒心的有三大原因:其一,用工不规范,民工进入企业后,不签劳动合同,应有的待遇得不到保障,随便开除员工现象时有发生;其二,民工在工厂内,住的是简易棚,吃的是大锅饭,干的是苦力活,拿的是低工资,很少有老板主动关心他们的业余生活,上班加班加点从来不给加班费,甚至动辄大声训斥,民工像奴隶一样,哪敢与老板较真;其三,随便克扣、拖欠工资,此乃一大顽症,像传染的瘟疫,许多企业感染后每到年关急性发作,老板东躲西藏,用意很明显——不给钱,自己不差钱就是赖着不给,辛苦一年下来,民工欲哭无泪,原指望回家有了盘缠,又带些钱回家过个好年,哪知老板毫无良心,受害的不是一个民工群体,而是一个个家庭。为讨要工钱,民工们无计可施,只得爬塔跳楼,上演了一幕幕人间悲剧。
农民工一去不复返背后是制度保障性缺失
                                           凹凸视点
  其实,出外打工的农民工的心情是能理解的,从家乡来到陌生的城市,这里没有他们的家,冷漠、浮躁的城市生活,让他们没有丝毫的归属感。因此,要解决沿海地区缺工的问题,就必须从根本上消除对农民工的歧视,相关政府部门要多关注农民工的生存状态,着手建立农民工保障体系,在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领域享受与非农民工相同待遇。不然,农民工一去不复返,尴尬的就不只是农民工了!
农民工一去不复返背后是制度保障性缺失
莫把民工当工具
  究其根源,就是当前很多企业和地方政府把农民工当成了经济发展的“工具”,而不是企业的一员和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或者说,是体制障碍让农民工无法成为真正的产业工人,“民工荒”正是这种矛盾激化的产物。在长三角的工业化进程中,制度改革明显滞后,农民工一直不能确立其独立的产业工人身份,处于一种不被长三角的工业文明和社会格局所接受的状态。
关注民生
  从现阶段农民工所处的困境来看,农民工已经从称谓歧视进入实质歧视阶段。他们没有所在城市的户籍,所以他们在医疗、住房、教育等方面都不能与城镇居民同日而语。因此,农民工保障缺位便是造成沿海等地区严重缺工的深层次原因。而对于农民工来讲,他们到哪里都是打工,到哪里都没有保障,所以,他们到哪里都一样,离去的时候就不会有太多牵绊。
用工荒是企业用老眼光衡量新工人造成的
                                           凹凸视点
  虽然有专家表示目前国内的劳动力市场仍然是供大于求,但通过记者的走访得知,也有部分工人明确表示不会外出打工,而且,还有一部分工人已经被中西部新型经济区截留,这样一来,你东部的企业还怎么供大于求呢?工作收入低、加班多、没前途,这三大因素,阻碍了部分务工人员的回流,如此看来,企业要想尽快的招到工人,提高工资和福利待遇,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荒”莫真成“慌”
属地化管理很重要
  在我国,因为农民工并没有被纳入当地的属地化管理,在金融危机冲击下,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也得不到,因此他们不得不回家或者去其他地方寻找就业机会。在这种情况下,企业一旦有大量用工需求时,由于劳动力离开了,就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够通过信息的传递或者工资的调整,把他们召回来。
务工人员中年轻人比重大
  还有一点也值得关注,在这些外出务工人员之中,80后和90后已经占了一定的比重,他们外出务工的诉求,已经不像前辈那样,仅仅局限于只要有工作,其它的一切无所谓了,他们更关心的是,既要挣到钱,还要能换得技术或者是新的生活道路。而我们再看企业这一面,他们还是在用老的办法来招人,这怎么能行呢,这已经忽悠不到新工人,更忽悠不到新生代工人了。
  目前的用工荒,经济回升导致工人一时的缺口占一部分,但更重要的是,金融危机已经使得工人学会了用新眼光来看企业,而我们的企业还是再用老眼光来挑拣工人,两种眼光不能融合接轨,那企业怎么能招到人呢?如此看来,用工荒倒是企业一手炮制成的,只有改变,才能冲出眼前的困境,企业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编辑制作:刘志超 封 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