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东北时评 正文
邓海建:解析当下正当职业的非正常脆弱性
http://comment.dbw.cn   2010-02-21 09:43:24

  再过几天就过年了,天津市宁河县东棘坨镇史庄中心小学张熙玲老师不知能否在自己家里平静地过个团圆年,因为“强拆”的最后通牒也快到了。楼里其他业主已经纷纷“妥协”,曾经和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两名老师,也都在前几天陆续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张熙玲老师因不配合拆迁被强制停课,官员称其应深明大义。

  又是拆迁上演的闹剧。在物权法为背景的舞台上,在“新拆迁条例”呼之欲出的镁光灯下,被拆迁者惊人又主演了一出悲剧。拆迁上的事情说滥了,无甚新意,说来说去无非是“我的房子我能不能做主”的问题。然而,在张熙玲老师的身上,我们除了看到公权介入商业拆迁的乖戾,更看到了正当职业的非正常脆弱性。

  据说“在学生和家长的强烈要求下,学校终于让张熙玲等几名老师恢复上课。但很快,她们又面临另一种威胁:不同意拆迁,就调到偏远山区”。不拆迁,就停你的课;停不了你的课,就把你调到山区去……一句话,反正有办法收拾你!此前也有新闻说:山东聊城东昌府区40余公职人员亲属未签拆迁协议,被通知将“开除”,且区长向各部门领导宣布,并亲自打电话要挟公职人员,若不按时完成任务就“不用再来上班了”。

  有人将类似事件称之为“株连式拆迁”,说应将公职归公职、公权归公权,但显然,这不仅是公权与公职之间的爱恨情仇,而是公权与正当职业之间的霸王式关系。只要你有个正当职业,某些公权力就能轻易找到合法伤害你的路径,公职人员也好、教师也罢,甚至是企业员工——道理很简单,正当职业总是有组织有单位的,你所在的组织单位总要和公权部门打交道,工商税务、环保治安,诸如此类,只要稍微“难为”一下,都会令其进退维艰。正因如此,本该为职工说话或伸张正义的单位或组织,才无一例外地站在地方权力部门一边,“抓大放小”,挟饭碗以令职工。

  正当职业的非正常脆弱性,根源仍在于公权过于魔幻,拥有过多的“合法伤害权”。因此,你若不配合拆迁,就算公权明明是打击报复,但所有一切都是在合法的名义之下进行的,程序与目的都看似正义,被穿了小鞋你也有苦说不出——譬如事件中所谓“调到偏远山区”的威胁,摆到冠冕堂皇处,当地部门的说法就是“调动工作是局里为了平衡教育资源的一种正常工作安排”。

  我国古代有句谚语,叫做“官断十条路,九条人不知”。讲的是一个案例一旦遇到适用法律、法规稍有模糊之处,判案官员的选择就有10种之多,怎么断都不为过。公权力过于自由、公权力的行使过于宽泛,私权就会丧失很多权利与自由,更可能遭遇“九条路”的合法伤害,比如随便找个理由让你停课、随便找个理由将你调至山区教学等。正当职业的非正常脆弱性,说到底在于公权失范,可以随意设卡设障的领域过多,“专营”了其他合法职业的生杀予夺大权。

作者: 邓海建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刘志超
东北时评
龙江时评
东北推荐
社会图鉴                      更多
说 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