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东北时评 正文
王传涛:春晚与中国足球之比较观
http://comment.dbw.cn   2010-02-18 08:49:58

  韩寒说,春晚最搞笑的小品是刘谦的魔术。

  春晚自己说,什么都亚克西。

  所以,我们基本可以这样认定,除了刘谦的魔术,这届春晚是一届非常亚克西的春晚,而如果魔术也能被赋予深刻的意义,相信刘谦也会变得亚克西的。所有的节目中,尤其是赵老爷子的小品,可谓亚克西之最——捧红小沈阳还嫌赚得不够,偏偏要让三五个徒弟背着广告一起上,结果当然是谁也红不了。于是,观众大声喊出了两种声音:第一、最牛春晚钉子户赵本山可以不上春晚了;第二、广告期间禁止插播春晚。

  在笔者看来,这可能是春晚的一种智慧,就如同中国足球一样,在系着全国人民最广泛的关注力时,总是承载不起其中的公共期盼。怎么办?所以,春晚就玩起了“以退为进”——巨大的退步是为了更大的进步,只有在没有最差、只有更差的时代里,才会产生点进步的可能。就如同32年不胜韩国足球的中国足球一样,当公众放弃对它的期待时,它会冷不丁的给你一个惊喜,告诉你中国足球是多么的伟大。以至于让一些天真的孩子忘记了打破32年历史是一种造就还是一种耻辱了。

  所以,按照辩证法的逻辑,我们大可这样定义今年的春晚:今年“被满意”的春晚,是为了有一天真得被公众满意……听起来有点绕舌、有点阿Q,可如果不这样想,13亿人民的公共期待又应该在哪里安放?春运期间,25亿辗转回家的流浪者又何以不去自欺欺人地去否定“恐归族”的懦弱?

  请相信春晚,也请相信中国足球。32年不胜韩国、44年冲不出亚洲,是为了有一天我们能打破这个历史纪录。因为,在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借着球迷们的泪水和真诚歌颂点什么。虽然,在胜了韩国之后,中国足球还可能陷入新一轮的惯性衰败,也可能还会创造出一个新的N年不胜的伟大纪录。同样道理,春晚一年一年地退步,也只为是了明年有个更好的春晚。年年亚克西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那么,就请允许春晚将最出名的喜剧演员集合起来演全国最烂的小品,允许冯巩大师用网络语言拼成一个让老人、孩子以及所有不上网的人都看不懂的小品,允许郭冬临拿着三年前的一个笑话拉长成一个全国小品,也请允许赵老爷子拿全国的春晚当成自个儿的刘老根大舞台甚至是铁岭春晚。

  春晚成不了《阿凡达》,可春晚很像《孔子》。本来是一个好好的圣人,却非得想在电影中教育一下公众的道德,告诉公众什么是是、什么是非,什么是曲、什么是直,就像周润发在首映式上与公众的交流时的一句话:我不是周润发,也不是孔子,你们可以随便提问题。可问题是,没有人将周润发当孔子,更没有把他当圣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演电影可以这样的高尚,高尚的可以与圣人平起平坐,高尚的连导演都可以骂专家、骂《阿凡达》。

  大年三十,本来是合家欢乐的时候,却非得煽煽情、颂颂德,弄得大伙跟泪人似得,好像那才叫真正的快快乐乐过大年。不得不说,春晚被赋予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这些东西把春晚的娱乐本性也给吞噬掉了。这种东西也很中国足球。

作者: 王传涛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刘志超
东北时评
龙江时评
东北推荐
社会图鉴                      更多
说 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