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东北时评 正文
雪中翎:漫谈春节和“恐归”
http://comment.dbw.cn   2010-02-10 10:57:52

  据说,今年春节诞生一个新流行语--“恐归” 。虽然春节气氛日炽,“你恐归吗”却成了候鸟一族的最爱问候语。网站调查显示,春运,饭局,人情来往等诸多因素,造就了春节“恐归族”。

  “恐归”隐含之文化根源,或在乡村传统思想与城市现代法则的撞击。大抵根出乡村者,其思想历程不免有一番炼狱般的转变,即便已得正果者,皈归城市,内心难免有错位之苦。

  出身眷村的台湾导演侯孝贤,或许最能把城市与乡村耦断丝连的暧昧刻画尽意。想来台湾地百姓,亦曾历经城乡变迁史。然而,彼地虽亦有所谓“春运”之说,在城市化进程中,由于毋须在自己国度享受“暂住”待遇,居于城市者早己落地生根,回乡省亲祭祖,不必如国人般,有载不动那许多的愁。这个意义上,横亘“恐归族”内心漫长的回乡路,或许很大程度拜我们的户籍制度和各种诡异的猫腻所赐。

  网站调查结论还显示,除了春运,“车轮饭局与人情债”亦是恐归的一大理由。窃以为,回家过年,所到之处,不免海吃海喝,各种名目繁多的饭局,集中于春节,简直就是令人讨厌的“总局”。

  百千年来,乡愁永远寄居旅人方寸之间,一样的近乡情怯。从踯躅于驿站之间的家书,而邮票,而船票,而高铁车票,承载的无不是归心似箭和落叶归根。

  世上本无节,过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节。圣诞节,原来却是异教徒庆祝叙利亚太阳神苏里耶和伊朗太阳神米特拉的节日,后来才被基督徒“拿来主义”了;春节,也不过是在1913年7月,才由当时的国民政府以“红头文件”的形式,确为每年农历年的正月初一,此前2000多年里,却是以二十四节气的立春日为所谓的“春节”。既然连“春晚”都蹊跷地成了全国人民春节一道大菜,一切与过年有关的旧俗似乎都来历可疑,包括送礼。

作者: 雪中翎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刘志超
东北时评
龙江时评
东北推荐
社会图鉴                      更多
说 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