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东北时评 正文
张渤宁:拯救女婴,人生与人性的两难
http://comment.dbw.cn   2010-02-09 10:43:36

  “孩子还那么小,给她个活下去的机会吧”。天津一位父亲放弃救治其24天大、先天无肛的女儿,5名志愿者不忍女婴被放弃,将女婴从天津临终关怀医院抢至北京。孩子家长与参与救助的社会组织儿童希望基金会就是否让孩子接受治疗、转让监护权等问题进行谈判。昨日谈判有了进展,孩子家长同意让孩子在和睦家医院留住一周。

  这个女婴,出生就患有肛门闭锁、多发瘘、肾积水、心脏卵孔未闭等先天残疾,在医院接受了13天治疗,仍然病情复杂。“多希望她能活下去,然而,活下去她会更痛苦”,我想,这是每个真正正视这个事实的人心里都会想过的。这个两难、令人极度矛盾的事件引起了网友极大关注。它使我想起中央电视台知名记者柴静在2007年写的一篇访谈《我爱生命,但我不愿意活》。

  李燕,28岁,她从1岁起就得了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就是说,她的肌肉吸收不了养分,最终导致肌肉和各种器官萎缩。到现在,她的全身只有头和几根手指能够微微动,这个女孩说:“我吃饭妈妈喂,我上厕所她抱,我睡觉她要一夜给大大小小翻十多次身。”“我必须死在父母的前面,否则我的生活会很惨,我会变的很脏、很臭、很难受,而且我那时侯的生活限制要比现在的限制多上百倍千倍,我承受不起更不想那样的死去,我很恐惧那样死去……”二十八年,她就是这样活下来的。活着,是多么痛苦——虽然周围的人并没有遗弃她;虽然,周围的生命都是那样美好。

  这就是人生,人生就是这样矛盾。我们不能简单地责怪女婴家人的“忍心”,也不能简单地抹杀人们希望女婴活下去的爱心,而说他们是一种“伪善”。

  也许,站在家人的角度,才是“为子女”真正的“计深远”。正如《触龙说赵太后》中,赵太后送女儿远嫁,“持其踵,为之泣”;但无论怎么爱她想她,却希望彼此一辈子再也不要相见——相见的唯一可能就是女儿被“七出”,遣送回家了!那才是最大的不幸!

  也许,站在女婴的角度,当她幸运地能活下去,可是,一路走来,生活、学习、工作、婚姻充满了极度的痛苦!或许,她的将来也还是一个不幸的“李燕”!

  爱心很美好,但我不愿意活——我不知道,这能不能代表女婴的内心。但无论如何,她的生死有这么多人关心,更有人勇敢地付出了实际行动,这,便是对生命尊严和爱的最大拯救!爱,有坐以待毙绝望的爱,也有决不屈服超越的爱。爱心很美好,但我不愿意活。没有超越的爱,世界会比痛苦本身更绝望。这两句话,前者,是一对矛盾;前者与后者,也是一对矛盾——这就是人生,我们永远无法绝对!但是,我们永远还是有希望!因为,每一个个体的“我”,便是这个社会的缩写,随意放弃其中任何一个“我”,其实都是我们自身的部分或间接毁灭——所以,我们永远不能割裂这后一句话于人生这个矛盾的完整意义。

  没有超越的爱,世界会比痛苦本身更绝望。这,应该是人生矛盾体中最活跃最具有决定意义、亮色的一面!

作者: 张渤宁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刘志超
东北时评
龙江时评
东北推荐
社会图鉴                      更多
说 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