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社会图鉴 正文
“蜗居”“蚁居”“厕居”“X居”……
http://comment.dbw.cn   2010-02-02 11:09:59

  杭州市10多名绿化养护工人在一家公共顾所“安家”,里面搭着床,有锅灶、生活用具。厕所里和厕所旁的一排房子里,有男有女,他们大都是新源园林公司下的绿化养护工人。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相比杜甫老先生所处的那个时代,现代社会无疑先进了不少,也文明了许多,不过,老先生的那个朴素的愿望,显然还没有到能够实现的时候。尤其是在这个“不差钱,很差房”的时代,就连收入算得上可观的白领一族都得“蜗居”,要想有个“安居之所”都得先当“房奴”,对于收入更微薄的底层劳动者而言,恐怕连“蜗居”的租金都未必掏得起,“安居”当然只能是个更加遥不可及的梦想。

  不过,当杭州市10多名绿化养护工人竟然不得不成为“厕居一族”,公共厕所竟然成了他们的“栖居”之所,不仅男女混住,更与老鼠为伴,恐怕还是要令人大跌眼镜。的确,如今的公共厕所,也并不都是以一幅肮脏腌臢的形象示人,有的公共厕所还上了星级,不仅除臭设施齐全,甚至安装有空调的,但终究还是厕所。可是,以这些绿化养护工人的收入,能够入住“公厕”,能够在杭州这样一个“天堂”般的城市有一处庇护所,还真是相当幸运了,事实上,除了“公厕”,他们恐怕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然而,无论从公共厕所的用途,还是从对人格的起码尊重和对人性的基本关照来看,“厕居”恐怕都并不天经地义。而按理来说,包括底层劳动者在内的居住需求,本该被纳入安居工程,住房保障政策也理应惠及这一群体。

  从这个意义上说,从中层“蜗居”下层“蚁居”到底层“厕居”,“安居”二字究竟是谁的专利,又是谁的特权,还真是需要再次追问?

作者: 吴 江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刘志超
东北时评
龙江时评
东北推荐
社会图鉴                      更多
说 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