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东北时评 正文
曹小芹:受贿是情妇逼的,养情妇是谁逼的?
http://comment.dbw.cn   2010-01-28 10:02:06

  增城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邱伙胜被控受贿105万元,昨日在广州中院出庭受审。庭审中,邱伙胜表示其受贿全因被情妇韩某勒索,其中98万元的赃款全部落入情妇口袋。据邱伙胜在庭上供称,他沦落到如此地步,完全源于姓韩的情妇。“她在朋友那里拿到了我的电话,就不停地打,我一接就挂断。”邱伙胜说。如此“骚扰”后,韩某终于约了邱伙胜见面,随后两人就发展成为“不正当男女关系”,持续时间为5个月。

  受贿全因被情妇韩某勒索,邱伙胜的辩解让人想起了广东省盐务局原局长沈志强的“辩护词”。因涉嫌受贿65.9万元,出庭受审的沈志强辩称其是在情人白某的死缠烂打下,为了不影响家人,才无奈答应“帮忙”,结果,这一帮就将自己帮进了监狱。贪官因情妇受贿,更让人想起了《蜗居》里为情妇两肋插刀的宋思明。受贿是被情妇逼的,那么,养情妇又是被谁逼的?邱伙胜的这一辩解,显然是在为自己受贿找理由。

  未被发现的贪官都是一样的清廉,落马的贪官则各有各的理由。比如原湖南省临湘市副市长余斌的受贿理由是“扶贫帮困、社会赞助和公务活动”;山西省忻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郝兴仁则为自己辩护,自己受贿属于“被动受贿”,并非“主观意愿”。贪官受贿虽然各有各的理由,但纵观他们堕落的轨迹,无不是为了贪图享受,有的是为了满足物质上的享受,有的是为了得到欲望上的满足。可以说,贪官最终落马进入监狱,完全是咎由自取,要怪只能怪自己,怨不得别人。

  然而,一些贪官为了减轻自己的责任,千百百计给自己受贿找理由。而且,还找出了一些荒唐的理由。比如邱伙胜,就辩解说自己受贿是被情妇逼的,那么,自己养情妇又是被谁逼的呢?按照邱伙胜的说法,情妇韩某“在朋友那里拿到了我的电话,就不停地打,我一接就挂断。”如此“骚扰”后,韩某终于约了邱伙胜见面,随后两人就发展成为“不正当男女关系”。从“骚扰”到“约会”再到“发生男女关系”,邱伙胜似乎成了韩某的梦中情人。在邱伙胜的描述中,是韩某的死缠烂打才让自己与韩某发生了关系,自己则完全是一副无辜的样子。

  贪官受贿为自己找理由,目的是为了掩饰他们贪婪的本性,希望能够减轻自己的罪责。遗憾的是,受贿被情妇逼的,这种理由实在是黔驴技穷之举。

  更关键的是,一个二线官员随随便便就能能到100万,这是多么大的官场和制度漏洞。

作者: 曹小芹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刘志超
东北时评
龙江时评
东北推荐
社会图鉴                      更多
说 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