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东北时评 正文
许 斌:理性抽离出驻京办的原罪
http://comment.dbw.cn   2010-01-25 09:03:17

  跑部钱进”云者,现实意义的解释,本来就是唯有“跑部”,才能“钱进”。

  没有驻上级行政单位办事处的存在,不能时时刻刻与上级各单位以及工作人员保持接触,关键时刻,就不可能在对于上级行政单位主导的政策性、资金性扶持的竞争中脱颍而出,就不能实现区内公共利益最大化。

  说一段轶事,是在南宋,韩侂胄当权时,程松从钱塘县令任上拜谏议大夫,过了一年,还没能继续升迁,意怏怏,就买了一个美女送给韩侂胄为妾,并取名为“松寿”,韩侂胄问美女为什么与程大夫同名,程松回答:为了使自己卑贱的名字能常常被韩大人想起来。

  同时,没有驻上级行政单位办事处的存在,就没有办法对特殊事件实行特殊处置。譬如说,没有办法实现有效截访。截访的合法、合理与否暂且不论,但越级上访的存在,必然给上级行政单位以恶劣印象,且很可能导致上级行政单位“一票否决”本区域的工作,不仅不利于区域内的特定领导人,更不利于整个地方。

  如是,怎么可能不延续驻上级行政单位办事处、特别是驻京办的继续存在呢?所谓“在未来的6个月内,数千家驻京办将被撤销完毕”云云,根本不可能实现。或者说,只能通过名亡实存的方式实现。譬如说,遵照“各地方政府职能部门、各开发区管委会以及其他行使政府管理职能单位以各种名义设立的驻京办;县、县级市、旗、市辖区人民政府以各种名义设立的驻京办”的规定,以地级市为基本单位,实行资产重组,内部划分为某省某市驻京办事处某县工作部某局工作科,并随时准备着,以省为基本单位,实行进一步地资产重组。

  正视驻上级行政单位办事处的规模庞大,就必须正视,是怎样一种现实尴尬造成了这种局面。仅仅将板子打在基层单位以及领导者身上是不恰当的,如同不能总是报怨“皇帝不坏奸臣坏”以及“红颜祸水”。且有理由相信,正是因为执着于将板子打在基层单位以及领导者身上,才劳而无功,规范来、整顿去,却规范整顿成了沉疴宿疾。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否能够将规范、整治的重点转移到切实维护地方权益上来:

  1:实行税制改革,变更税收方式,实行彻底的消费型征收方式,并明确中央税种与地方税种的明确划分。保证财权与事权(事权实际为事责,指办事的责任、提供公共服务的责任)的统一,避免越是行政级别高,就越是财权大而事权小,反之,越是行政级别低,就越是财权小而事权大,即“拿钱的不办事,办事的没有钱”。

  2:正视制度的不完善。譬如信访,既然因为法治不健全,不得不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保持信访制度的存在,便必须容忍越级上访,且通过逐步健全法治,保证当地事能够当地了,以避免陷普通公众于不越级上访则权益不能被有效保障的困境。现时,可以、且应该追究地方官员逾权、违法的责任,但怎么可以直接对普通公众的越级上访实行严格限制,并因此追究地方政府没有有效截访的责任呢?

  只有切实保证了地方利益,不使地方陷于不媚上、谄上就不能维护地方利益的困境,才可能真正规范、整顿驻上级行政单位办事处的存在。否则,相关之规范、整顿就避免不了失败,因此而生发出来的种种乱象,更是将一以贯之地延续下去。

作者: 许 斌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刘志超
东北时评
龙江时评
东北推荐
社会图鉴                      更多
说 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