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东北时评 正文
杨光志:“改字”的表面功夫和不着调
http://comment.dbw.cn   2010-01-22 10:00:22

  这几天的热闻是“改字”。

  一则是国家层面的:1月20日,国务院法制办再次组织针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修订的座谈会,与会专家透露,新条例草案中,“拆迁”将由“搬迁”取代。一则是民间层面的:律师叶满天写了篇题为《16汉字之错:既不尊重女性,又误导儿童人生观?》的文章,呼吁要将“妖”、“奸”、“嫖”等16个涉嫌歧视女性的汉字进行改造。

  当我们以阿Q欢呼“白盔白甲”的口吻欣慰地看到这一切时,我们仿佛看到空间里流动着一股来自官方与民间的暖流,其共同点,便是希望去除某些文字的“暴戾”气息,让民众获得一种和谐感、平等感。其不同点,是文本意义的改变与工具意义的改变。

  “拆迁”改为“搬迁”是文本意义的改。这种改变之所以变得必要,罪不在“拆迁”,而在将“拆迁”变成“作恶”的不良条例,是这种先天不良的条例,将本不暴戾的“拆迁”二字揉进了恶行的联想,是挖掘机与市民自焚的对决,使“拆迁”上演了悲沧的剧情。所以,在着手讨论修订《拆迁条例》之时,将字眼改动一下,变温情一点,也不是不可以,但这只得其表,一个恶人恶不恶,得内心改,化个妆成不了善人,就算成了笑面佛,骨子里没改吃人本性,那也白搭。从国务院法制办一而再再而三地组织讨论的慎重上,我们或许可以期待,既改字也改制的换汤也换药的改变,会将这一条例变得更亲民更可操作,所以我们不妨对改字一笑而过,而对改制更予关注。

  而叶律师提议改造16个女旁的汉字,就是工具意义的改变了。文字作为表达工具,其承载的意义或褒或贬,那得从历史演进角度来分析,改与不改,更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仅仅以其形而乱改,则实在有点不着调,按其研究精神追究下去,有原罪的汉字何止16个,被侮辱被损害的又何止女人,随便举一个吧,那“宴”字,难道我们得问出一个“家里日女人”的意思来吗?再有,汉字不仅有形还有音呢,屎的音大家都不喜吧,是否因此将“史”啊、“始”啊、“使”啊全废了?如此一来,那中国还能剩下几个字可用?更何况,叶律师的改甚至是造新字,那种伤筋动骨更不得了,如此动议,还是省省吧。

作者: 杨光志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刘志超
东北时评
龙江时评
东北推荐
社会图鉴                      更多
说 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