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热词人物 正文
诗歌是飞翔的语言不是卫生间大便
http://comment.northeast.cn   2006-09-25 13:38:35
·劝返民工,北京就成了纽约?
·“以奥运为本”还是“以人为本”
·“春晚”不能自说自话
·让我们脸红的守法者
·别让龙江民间艺术“断子绝孙”
·“中国功夫”到底有多厉害?
·俄州长被解职是堂“从严治吏”课
·“百姓可以承受”不能作为涨价标准
 

  据河南商报9月20日报道,连日来,诗人赵丽华的“口水化”诗歌在各大论坛上突然掀起一股久违的诗歌仿写狂潮,甚至赵丽华还被网友戏称为“诗坛芙蓉”。近日赵丽华接受采访时承认,自己的诗歌风格在文学界也存在争议。

  中国是一个诗歌大国,唐诗宋词元曲,灿若星汉,大街上随便拉个人,都能背诵两句古诗词,中国写诗的人不是世界第一,我估计也是名列前茅。在这样一个受诗歌文化浸淫很深的国度里谈诗歌,谁都可以说出个ACB。赵丽华的诗歌形同“口水”,对于胃口刁钻的读者来说,难免引起争议。

  不过,在近现代,中国诗歌走的就是一个从“格律”到“口水”的道路。新文化运动中胡适反对文言文,提倡白话文,鼓吹白话文学的“八不主义”:一不言之无物,二不摹仿古文法,三不讲求(拘泥)文法,四不作无病呻吟,五不用滥调套语,六不用典,七不讲对仗,八不避俗字俚语,千年文言被一炮轰倒。随着文言文的衰退,中国古诗也退出诗歌的江湖,白话诗取而代之。胡适不仅是一个旧语言的革命者,还是一个新语言的实践者,他自己创作了许多白话诗。1916年8月23日胡适写了我国第一首白话诗《朋友》,发表于1917年2月号《新青年》杂志上,诗题改为《蝴蝶》: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现在看来,这首诗仍然没有走出古诗讲平仄、讲对偶的套路,但是在当时,在写纯正的文言古诗的人看来,其实就是一些“口水”!

  数十年过去,中国白话诗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特别是走出朦胧诗以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及新世纪以来,呈现出流派纷争、主张竞存的局面。诗坛中既有朦胧诗人的余脉,也有新兴知识分子写作,有左派,也有新潮,有学院派,也有民间立场。同时涌现了一大批优秀诗人,比如于坚、伊沙、翟永明、王小妮,韩东、杨黎、周估伦、吕德安、昌耀、徐江、余怒等等。无论诗歌艺术探索的深入程度,还是诗人的数量、质量都远远超越胡适那个时代的白话诗。

  赵丽华的诗归于哪一个流派呢?我不好说,她的诗显然不是知识分子写作,但也不是民间立场,或许她只属“口水派”吧。可是她的“口水”却连近百年前的胡适的“口水”都不如。比如以她流传最广的《一个人来到田纳西》为例,全诗就像一段话断成四行:“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胡适的《蝴蝶》还算意象清新,给人以想象的空想,赵丽华的《一个人来到田纳西》给人什么呢?至少我什么也没有获得。难怪有人说,你初看,也许会觉得是小孩子的涂鸦之作,谁能想象得到是著名诗人、河北作家赵丽华的诗歌作品!

  艰涩难懂、故作高深,写出来就是不让你明白的诗固然大大地败坏了读者的胃口,是诗歌创作的一个极端。可是为了反对这个极端,把诗歌弄成口语的断句排列,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故作高深的诗,谁都能写,有人就说,你不需要作任何思考,只需要在电脑键盘上随随便便地敲几下,就可以成为一首诗,反正别人读不懂。那么把一句大白话“我坚决不能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便池的人”,排列成“我坚决不能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便池/的人”(赵丽华诗作《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如此,简直是把诗歌当作了卫生间的大便,谁想拉就拉。

  孔子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重视诗歌的认识、教育、娱乐、讽喻、审美作用。现在不必完全尊守教条,诗歌创作可以很个人化,甚至可以卸掉很多教义,但是诗歌是一种语言的锤炼,比任何一种文学体裁更讲究审美和想象。诗应该有诗意,有言外之意,有意外之象,有象外之思。诗歌可以反映很多东西,甚至丑恶的东西,但应该是诗意的,离开这些,诗歌反映抒情表意比任何一种文体都软弱。诗意是什么?是诗歌中营造出的一种意境、一种感觉、一种优雅、一种情怀、一种态度,只可意会难以言传。赵丽华的诗反其道而行,只可言传不可意会,绑住了诗歌的翅膀,无法作美丽的飞翔,只好趴在那里,象个可笑的笨鹅。

作者: 廖保平    来源: 红网     编辑: 刘志超
相 关 文 章:
 
    诚如“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的心目中有不同的孔子形象,也是社会客观使然。至少,比起刻板的所谓“孔子标准像”,人们自己心目中的孔子形象更容易“活”在心中。
    只要你的收入来得合法,也未损及道德规范,那么人人都有资格“哭穷”。人有理由去向往更高的收入与更好的生活,也应该有更多人打破窒人的沉默,击碎不合理、不科学的分配体系。
    就这么一帮子踢着马尔代夫水平的足球,领着欧洲的高薪,偶尔还要拿清洁员耍横练脚的“半瓶子”没事还要矫情的诉诉苦,拿农民工说事,未免太不厚道了。
    对于国人,圆明园最大的价值既不是它曾经的富可敌国,也不是它拥有的千古风流,而是它在熊熊烈火中的嘤嘤抽泣之声。这凄凉的哭声伴着侵略者的狞笑穿越百年成为催国人奋进的警示之音。
 
·英语主义下的“假洋鬼子”
·《夜宴》只见欲望
·为政,说谎当戒
·球员民工论折射民工符号化
·公仆很满意,主人怎么想?
·刷卡洗澡与“公地悲剧”
·公务用车能保家卫国吗?
·对“天价月饼”的深层探秘
·北大副教授哭穷的逆向思考
·回车键写作和没落文坛
·公交MM与恋“古”情结
·少林的辉煌在功夫外
·水污染、信任、责任和西瓜
·城市形象与出租车变色
·“8毛钱”背后的政府责任
·中国人被“海”掉了啥?
·从崇洋媚外到只骗老外
·“嘘……” 静谧中的礼仪
·龙江文化几时归?
·这一次请记起农民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