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网  黑龙江  民生  国内  国际  法制  社会  娱乐  体育  生活  专题  论坛  舆情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评 > 国内时政 正文
以开放心态实施自主创新
http://comment.dbw.cn/  2016-10-27 23:03:14  来源: 光明网  作者: 左晓栋   频道主编: 彭佳丽
  

  作者: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 左晓栋

  2016年10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实施网络强国战略进行第三十六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加快推进网络信息技术自主创新,朝着建设网络强国目标不懈努力。没有自主创新,何谈网络强国。这是总书记又一次对这一重大命题提出要求。在此之前,无论是在中央网信小组全体会议上,还是在网信工作座谈会上,总书记也多次强调该问题。应该说,对自主创新重要性的认识,各方面已经形成了高度共识。但什么是自主创新?如何实现自主创新?

  总书记在此次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指出,要正确处理开放和自主的关系。这是网信核心技术攻关中一个急需正视的问题,其核心就是以开放心态实施自主创新。

  以“四个哪些”为根本遵循

  在开放还是自主的问题上,一直以来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要关起门来,另起炉灶,彻底摆脱对外国技术的依赖,靠自主创新谋发展,否则总跟在别人后面跑,永远追不上。另一种观点认为,要开放创新,站在巨人肩膀上发展自己的技术,不然也追不上。这两种观点都有一定道理,但也都绝对了一些,没有辩证看待问题。一方面,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最关键最核心的技术要立足自主创新、自立自强。市场换不来核心技术,有钱也买不来核心技术,必须靠自己研发、自己发展。另一方面,我们强调自主创新,不是关起门来搞研发,一定要坚持开放创新,只有跟高手过招才知道差距,不能夜郎自大。

  那么,怎样做到“辩证看待问题”?关键就是要把握好“四个哪些”。总书记对此给出了非常明确的阐述:要搞清楚哪些是可以引进但必须安全可控的,哪些是可以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哪些是可以同别人合作开发的,哪些是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自主创新的。因此,该合作的就要大胆合作,该严把安全关的也不能丝毫放松。但“四个哪些”不是对技术的分类,对任何一项核心技术的突破路径而言,这绝不是同国外合作或不合作那么简单,因为“四个哪些”涉及核心技术攻关的不同环节,而不是针对整体技术的分类。

  总书记的重要讲话还揭示了最近一个“热词”——安全可控的深刻内涵。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很多人认为安全可控就是国产化,就是用自己的东西。学习总书记讲话可知,“可以引进但必须安全可控”是这个词的背景。其实质要求是,自己使用的东西自己要清楚、自己要能做主,而不是别人说了算。例如,我们使用的产品究竟有哪些功能,在向外传送哪些数据?用户如果不知道,那就不是安全可控,这应该成为用户的一种基本权利。

  按游戏规则办事

  世界大势,浩浩荡荡,信息流带动的是资金流、人才流、技术流的全球流动。“丛林法则”虽时有作祟,但制约国际政治、经济活动的首先还是规则,更何况我们在“丛林法则”中并不能占到便宜。但无视规则似乎成了国内很多人做自主创新时的“通病”。一些人以网络安全属于国家安全,因而属于WTO规则的“例外”为由,片面强调自主,简单地反对国际合作,甚至主张以粗暴手段赶走国外企业。

  但我们真的能无视规则吗?2015年9月,习主席访美成果清单公布,第11项内容是:双方承诺,用以在商业领域加强信息通信技术网络安全的一般适用措施,应符合世贸组织协定,仅用于小范围,考虑国际规范,非歧视,且不对商业机构在相关产品的购买、销售或使用方面不必要地设置基于国别的条件或限制。2015年12月23日,中国商务部宣布,在广州召开的中美商贸联委会上双方达成以下共识:双方承诺,普遍适用于商业领域的信息通信技术(ICT)产品信息安全措施,不会不必要地限制或阻碍信息通信技术产品、服务或技术(ICT产品)外国供应商的商业销售机会,或对商业企业购买、销售、使用ICT产品不必要地施加基于国别的条件和限制。

  事实上,网络安全既有国家安全的部分,也涉及公共安全、个人安全,因此不能全部适用于WTO的国家安全例外。一些人质疑,美国多次限制中企,为什么他就可以违背WTO规则。就美外国投资审查制度而言,这是美国钻了规则的漏洞(WTO规则只涉及货物和服务贸易,不涉及投资)。总之,在国家安全例外的适用问题上,各国之间正在开展激烈博弈,绝非我国政府部门在无原则地让步。

  当然,目前很多国际规则并不利于我们,所以党中央才提出,要提升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但在努力引导规则制定的同时,我们首先要适应规则,只有与狼共舞,才能逐鹿全球。

  国产替代不等于排斥国外

  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总书记提出“加快推进国产自主可控替代计划”。不能认为这是中央改变了“中国开放的大门不能关上,也不会关上”的承诺,也不是要调整国家的网络安全政策。如何理解这一要求,可以从三个方面去把握。

  首先,我国的“自主创新”从来都是科技政策范畴的问题,而不是贸易政策范畴的问题。美国难道不搞创新吗?如果创新成果不是自己的,能叫创新吗?国内外一些人对中国的“自主创新”十分敏感,猜度很多,这完全没有必要。

  其次,“替代”不是通用领域的替代,而是在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积极使用国产产品,这正是WTO规则所说的“国家安全例外”。斯诺登曝出的“棱镜计划”显示,美国正是利用其“一家独大”的信息技术优势,通过美企产品在他国重要核心部门的广泛渗透,从而获取他国的敏感重要信息,甚至控制他国系统,对此必须加以防范。事实上,我们目前并不具备大范围替代国外产品的能力。即使将来我们的国产产品达到了与国外同等的水平,也不可能不使用国外产品,美国今天也没有做到只使用自己的产品,今后必然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

  最后,“替代”是要通过应用带动国产产品的不断成熟,这是核心技术攻关的必经阶段,而不是排他性的政策目标。其要点是加大国产产品应用,而目前我们使用的产品,特别是基础性软硬件基本都是国外产品,其中自然会涉及“替代”问题。但这本身不是非此即彼的问题,是要给国产产品提供发展空间,而不是挤压国外产品的生存空间。总书记指出,技术要发展,必须要使用;如果大家都不用,就是报一个课题完成报告,然后束之高阁,那永远发展不起来。

  胸呼何止四大洲,神光往来鞭赤虬。距离魏源“睁开眼睛看世界”已经过去170余年了,历史不能再回到原点,今天的我们需要以更加开放的心态谋划网信技术自主创新,而不是囿于自己的天地闭门造车。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已经指明了核心技术突破的重点、方向、途径和方法,后面就是理清思路、脚踏实地去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