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校服”的背后

100

“天价校服”的背后

责任编辑
宋蔚

25日下午,东莞本地知名微博“东莞学生部落”发帖称,“东莞外国语学校事先没有告知校服的价钱,发了校服后才告诉同学们价钱。属于先斩后奏,同学们看到这价格纷纷表示穿不起!”记者获悉,该校本次发放的校服有12种不同季节的衣服,共有18件,费用需2180元。

1

“天价校服”背后还有多少未竟之问?


对于这所学校的18件校服,一个显而易见的逻辑是:学生真的需要这么多件校服么?学生有那么喜欢穿校服么?这是“必要性”的拷问。这其中,除却春夏秋冬不同的校服之外,还有毛背心毛衣这样的校服,对于这,不少人就发问了:穿在里面的衣服还需要统一么?这样的话,是不是内衣内裤也要校服化啊?这样的调侃,话语虽然粗俗了点,但道理是显然是正确的。毕竟,这么多的校服,学生们穿得过来么?更多

2

校服里面裹挟着什么肮脏秘密?

要让学生的校服穿得舒服,并让家长们掏钱掏得心服口服,必须把爬在校服上的“虱子”捉捉干净。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商人不是雷锋,在商言商可以理解。但官商本是两道,教育局长们不要把自己搅合进去,校长们也不要忘记教育者的使命。还有,形形色色的监管部门千万不要打瞌睡。更多

3

一次购买18件校服有必要吗

校服不仅是学生身份的象征、青葱岁月的印记,也是学校的活招牌,校风校格融于一件衣衫之中,校服存在的合理性毋庸置疑。但是,东莞外国语学校校服采购在很多细节上值得推敲。

细节一:一次性将夏秋冬校服悉数购买,有必要吗?此举利在方便校方操作,但会加重学生家长的一次性支出负担、不符合学生的发育规律。青春期的学生,身体如雨后春笋,春天买的冬装到了冬天未必能穿。如果尺码小了不能穿,不就是浪费吗?

细节二:发了校服后才告诉学生价钱,先斩后奏为什么?买卖必须你情我愿才能成交,即使校服集中采购难以满足学生、家长的选择权,至少也要尊重他们的知情权吧。“打死狗讲价”,强迫对方接受,算不算强买强卖呢?

细节三:集中采购价格却更高了。集中采购本是以量压价之举,东莞外国语学校校服反其道而行之,令人费解。至于说“质量比以前要好一到两倍”,空口无凭,采购方需要拿出证据。

细节四:教育局采购,有没有问过家长?校服是家长掏钱,不是财政埋单,教育局单方面招标,与厂家博弈,是否有违公正原则?在校服购买上,尊重家长意愿是实体正义的必然要求。更多

4

校服“穿不起”可否“租得起”

面对备受诟病的校服价高质次问题,学校总是振振有词,最惯用的是把“自愿购买”摆在前面,以期堵住公众悠悠之口。但正如有评论者调侃的,只要是学校要求的事情,为了孩子,家长哪一回不是“自愿”的呢?“自愿购买”虽是卸责幌子,却也道出了一个颇有意义的事实:一直沿用至今的校服由学生统一购买这种模式已经不合时宜。要避免校服背后的腐败,必须转变思路,找到釜底抽薪之策。是否能让学校出资购买,再出租给学生。租金可按学期或学年支付。而租金数额,应结合市场,由家长委员会商量,并由物价部门核准,而不能由学校单方说了算。至于校服成本,则是完全可以通过多次出租给学弟学妹得以收回。这样做不仅减少了不必要的资源浪费,让“穿不起”校服者可以“租得起”,也最大程度保护了孩子的自尊心。更多

5

“穿不起”的校服,问题出在哪

根据网上的帖子,涉事学校在事先并没有告知校服的价钱,属于典型的先暂后奏,既然是发生了购买行为,不告知买家的先斩后奏,看上去就有点强卖的意思,而至于在事前是否存在强行推销,那就更不得而知。不过根据教育部门的对校服购买的规范,虽然在细则上不尽相同,但有一点一定是相通的,那就是校服购买不能强卖强买,从校方来讲,必须充分尊重学生及学生家长的购买意愿。毕竟,校服不是为了看上去的统一,而是为了活跃校园文化氛围,培养学生们的自主能力,所以,近几年来,对于学生是否着装统一的校服,也放松了限制,明确要求“禁止学校强制学生统一着装”。那么,对照这些规则来看,涉事学校不仅在购买上先斩后奏,对学生以及家长的购买意愿,尤其是学生们的想法,恐怕根本就没当回事,这般做法,实在殊为不妥。更多

6

也来说说校服那点事儿


国外校服值得我们学习的另一点就是对传统文化的呼应。不少国家的校服款式都与本国文化有机地结合,英国校服以经典优雅的款式使一代代英国学生传承了英国人严谨高雅的气质;日本在校服的设计中注重加入流行元素,在潜移默化中培养了学生对时尚的正确认识;韩国较为西化的校服款式,体现了韩国飞速发展的国际化步伐。我们国家有着丰富的传统服饰资源,中山装、旗袍、汉服……带有民族特色的服饰为何不能被校服“巧用”?我们一直纠结于如何发扬传统文化,何不以校服作为着力点?更多

7

“天价校服”疑点太多

校服是给学生穿的,价格应当平民化,让学生穿得起,为什么这么贵?所有的学生都穿得起吗?这无疑加重了学生家庭的经济负担,一些低收入家庭可能不堪重负。让学生穿校服本意是整齐划一便于管理,有两三种就够穿的了。如今,共有18件校服,款式、种类太多了,让学生如何穿?穿得过来吗?难道让学生进行校服表演秀吗?学生是校服的消费者,采购校服涉及学生及家长的经济利益,学生及家长理应有知情权甚至决定权,不能不先和学生及家长打招呼。照理说,应当由校方先拿出一个方案或建议,征求学生及家长意见,通过了才能决定拍板。此次,校方及有关部门却先斩后奏,有发言权的学生及家长却被排斥在招标之外,未免不尊重甚至剥夺了学生及家长的知情权了吧?前述的不理解及质疑,不能不让人联想到此次校服采购背后是否有“猫腻”。更多

8

2180元的校服暗含多少“猫腻”?

当下社会,校服腐败屡屡受到百姓的诟病,因为校服腐败而被揪出的“硕鼠”不在少数。东莞市这套2180元的校服里有没有“腐败因子”,令人存疑。

存疑之一:>校服购买为何“先斩后奏”?按说,一套校服多少钱,事先应该向学生和家长讲清楚,让人心里有个数,而东莞市的做法则是“校服发到手,价格才告知”,这种做法的潜台词就是“你穿也要穿,不穿也要穿,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此种做法与市场上的强买强卖有何两样?这分明是强奸民意。

存疑之二:>校服定制、购买过程中有没有“暗箱操作”?记者了解到,去年7月28日,东莞市教育局、财政局、发改局、质监局、纠风办等多部门联合引发修订后的《东莞市规范中小学学生服管理办法》,该办法规定,学生服实行定点生产供应制度及定点供应企业备案、考核管理制度。定点供应企业由市教育局委托政府采购代理机构通过公开招标方式确定。校服作为一种公共产品,应该本着节约、实用、好看的原则,通过竞标力求把价格降下来,通过货比三家让学生和家长得到实惠,而2180元一套的校服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不能算是实惠,只能叫“高大上”。招标程序是否合理透明,望有关部门进行调查。

存疑之三:>校服有必要“四季全套”吗?一年四季,每个学生都要穿不同季节的校服,这样做实在有点多余。如果说夏季天气较热,统一校服有必要的话,春秋冬有必要换校服吗?我们知道,东莞市在亚热带的边缘,他们那里的气候四季分别并不十分明显,春秋甚至冬天完全可以穿一套校服,实在没有必要来个“四季分明”,更为荒唐的是,每个学生竟然要购买210元一套的毛衣,令人匪夷所思。校服是穿在外面的东西,至于里面穿啥有必要“统一”吗?更多

9

当心“校服都穿不起”背后的教育腐败

在自由市场观念深入人心的社会,购买校服却引起这么大的质疑,其来有自。教育部门和学校,是教育资源的分配者,当教育资源不足和不均时,分配规则关系着学生的命运,号令一出,莫敢不从。故此,当本该只考虑教育问题的人操心校服问题时,学生纵然不满,也只能默默接受,这总比择校费便宜啊。或者说,这是教育部门在市场中“跑马圈地”,为自己谋取某种形式的便利。只是,一旦缺乏法律监督和市场制约,小小的校服也容易出现“教育腐败”,此前媒体报道,海南职工秀英子弟学校就把校服当成“唐僧肉”,每件按照校长6元、总务处主任3元、班主任1至2元的比例提成。当校服多到穿不完、贵到穿不起的时候,就该当心有没有教育腐败了。更多

10

东莞2千元校服风波如何平息?

 东莞2千元校服风波,已然满城风雨。这是否在东莞教育局意料之中,外人不得而知。现在网友们直呼“穿不起”、“被坑了”,学生们、家长们自然不敢多说。倒霉的是学生,再差的校服还得穿戴,再丑的校服还得“自豪”。敢怒不敢言的是家长,被孩子绑定,不能让孩子受气,只能自己吞声忍气。校服猫腻,当然标的不会太大。校服腐败充其量是苍蝇一枚,与动辄数千万数亿的大案相比,似乎实在不值一提。但是反腐败,必须零容忍,必须不留死角,必须防止“小洞不补,大洞无法补”。所以必须老虎苍蝇一起打,学校、教育局有关校服、教材、设备、基建、食堂等等都要让阳关普照,让金箍棒进去扫一扫。而且,学校是教育祖国下一代、培育民族未来灵魂的神圣园地,必须力争保持圣洁纯净之气,不能让歪风邪气把校园搅得乌烟瘴气,玷污了花草树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