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的尊严绞索
 
绿领巾?这个不可以有
 

    西安市未央区第一实验小学的小学生有两种佩饰,一种是红领巾,还有一种是绿领巾。老师眼里的好学生自然佩戴鲜艳的红领巾,而那些据说是调皮、学习不好的小学生,则佩戴绿领巾,且上学、放学都不能解开。不少家长对此很不理解,认为伤害了孩子的自尊心,学校则解释说,此举是一种教育探索,是为了激励学生上进,并非歧视。

    红领巾的意义早已成为一种集体性认知,无需一一开列。西安这所小学之所以如此“独出心裁”,并非是缺乏这种认知。正如学校负责人自己所言,是在进行一种“教育探索”,主旨是要激励小学生上进。不过,遗憾的是,对于这样的“教育探索”,小学生以及小学生的家长并不领情。道理很简单,此举隐含的歧视意味实在太浓,更像一种“刺激”而非“激励”。[详细]

 
绿色的尊严绞索
 
绿领巾是教育功利化的一角
 

    这种教育方式很难说发挥了“知耻而后勇”的预期效果,反而可能泄了气。戴红领巾的孩子说戴绿领巾的孩子学习不好,不少戴绿领巾孩子一出校门赶紧摘下领巾装进书包;戴绿领巾孩子的家长来接孩子一脸尴尬。这些都无不表明,从大人到小孩都将“红绿”对应着“好差”,绿领巾变成了差生标识,成了精神负担。可以想见,当戴绿领巾的孩子在人群中默默承受异样目光审视时,他们幼小的心灵正经受着怎样痛苦的鞭打。

    用红领巾、绿领巾区分学生,连同其中蕴含的教育等级制,不是什么新鲜的“探索”。透视我们的教育现状,类似现象无处不在。学校有重点校、普通校,班级有重点班、普通班,学生则有特优生、良好生、普通生、差等生,等级分明,壁垒森严,既是教育不公的表现,也是教育功利化在不同层面的投射。[详细]

 
绿色的尊严绞索
 
绿领巾是对孩子心智的粗暴扼杀
 

    一条红领巾带给学生的可能是集体的荣誉、归属感,平等的价值;而一条绿领巾带给学生的,则很可能是屈辱、疏离、被排斥,乃至低人一等的心理感受。我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呢?事实上,这种“不一样”并不仅仅是颜色上的不同,而是意味着一个集体对于某些个体的带有惩罚性的疏远,甚至就是一种放逐。不要以为小孩子很难分辨这些细微的感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在涉及自尊心的问题上,小学生一样有着真切的感知。

    绿领巾的堂皇出现,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时下基础教育的偏颇。学校对于学生的评价、考量,惟成绩是问,考试成绩好自然就是好学生,理当佩戴红领巾;反应慢一些、成绩一般的孩子往往就被打入另册,戴上绿领巾。教育过程的简化、干瘪,使得育人的宗旨被有意无意地忽略掉了。一个个无限丰富、充满多种发展可能性的生命个体,则往往在这个过程中被抑制、被规范化,甚至被扼杀。[详细]

 
绿色的尊严绞索
 
人民日报:请摘掉功利教育的“绿领巾”
 

    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应该以健全人格的公民为培养目标,教育孩子“成人”的重要性远远大于“成才”。然而,眼下的现实却恰好相反。从家庭教育到学校教育,急功近利的态度将“育人”过程挤压得十分扁平,不仅让孩子承受了难以负担的学业压力,更将庸俗浅薄的功利化价值观念植入他们的人生观、世界观。很难想象,一个从未感受到平等与尊重的“差生”,如何能够拥有适度的自尊自重意识、不以对立的情绪看人处世;也很难想象,一个仅因学科成绩优秀或拥有了“红领巾”、“五道杠”就被娇纵的“优等生”,即便日后成为“精英”,便会陡然懂得平等待人、体恤弱势人群。一位16岁的“神童”博士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应当做“王者”、“人上人”,且要求并不富裕的父母付全款为他在北京买房,此等表现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这种单薄教育理念的缺失。

    中国的教育正处在深化改革、谋划长远的关键时期。在急功近利的社会环境投射下,教育很难独醒,最容易被世俗“劫持”而沦丧根本的育人理念。但未来中国社会真正需要的,不是少数自我强大的精英,而是遍布各个阶层的一代健康、成熟的合格公民。要培养他们,请从摘掉教育的“绿领巾”开始。[详细]

 
灵魂何以自处
    学校有权让一些孩子晚一点带上红领巾,但无权让一些孩子带绿领巾。教育应该以健全人格的公民为培养目标,而不是用绿色绞索蹂躏孩子的尊严。
 
 
世说第31期:“达芬奇”笑不出来
世说第32期:无脊椎动物的脊梁奖
世说第33期:男女真平等
世说第34期:无处遁形的时代
世说第35期:走基层,尝五味
世说第36期:张狂二代的特权翅膀
世说第37期:灵魂何以自处
更多>> 
 
制作:刘志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