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脊椎动物的脊梁奖
 
“脊梁奖”,一地鸡毛
 

    由李承鹏质疑倪萍开始,现在,人们的目光终于集中到所谓“共和国脊梁”奖的评选上了。而随着“花钱买奖”问题的揭开,整个“脊梁奖”已经是一地鸡毛,露出了骗局的本相。网友刘先明称,他收到邀请函,主办方要求其缴纳9800元费用,被他回绝。倪萍表示,“共和国脊梁”活动没收任何费用。活动组委会秘书长、中国经济报刊协会副会长刘学文说,“共和国脊梁”没有收取费用。但刘先明认为,“中华脊梁”与“共和国脊梁”有一个共同的主办方———中国经济报刊协会。这确实需要查清。不过,网上也有另一种说法:为了增加权威性,评选者邀请了一些名流装门面,同时当“诱饵”,这是不收钱的,但另外的都是收钱的。这种说法比较符合逻辑。

    这一次“共和国脊梁”系列评选被戳脊梁骨难以继续下去,是因为这种名头与获奖者本身带给人们巨大的心理落差,导致争议不断。[详细]

 
无脊椎动物的脊梁奖
 
“名人脊梁奖”与“虚荣颈椎病”
 

    “脊梁门”事件的持续升温和不断发酵,看起来颇有些“拉名人作虎皮”的弄巧成拙所致。因为此番焦点事件的一系列发展过程表明,评奖主办方把央视原著名节目主持人倪萍推上“脊梁级”的荣誉高度,似乎正是引来外界关注和公众质疑的一大诱因。所以,针对这桩媒体热闻,笔者无意于探究“脊梁奖”运作背后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还是来议议“名人脊梁奖”与“虚荣颈椎病”。

    对于某些明星大腕来说,“脊梁奖”当然不常有,而五花八门、名目繁多的“名誉诱惑”,却可能时时会考验抵御虚荣的心境和定力。倪萍或许真没预料到,为了一个“脊梁奖”而伤及“羽毛”,但也有人提出警醒:以往对于各类奖项,她也貌似基本来者不拒,“十大品牌女性”、“全球母爱主题散文大赛”、“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无论是何种评选,倪萍皆收入囊中。因此,在“脊梁门”事件中引发质疑,前因连着后果,其实并不突兀。[详细]

 
无脊椎动物的脊梁奖
 
“颁奖经济”产下的一个怪胎
 

    主办方中国经济报刊协会是个什么样的机构,有没有资格举办这样的评选?让人摸不着头脑。这些名不见经传的主办单位,加之暗箱操作的评选程序,不禁令人疑窦丛生。如此的颁奖活动我们平时确实不少见,这是一些寄生的协会和团体屡试不爽的圈钱把戏——— 请几个离退休老专家做靠山,拉几个过气的明星作托,一个全国性“大奖”就粉墨登场了。

    倪萍去参加此类的颁奖,不知道是故意装傻还是有意当托?倪萍好歹也算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不至于连这样的评奖都看不出来吧?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她只要参加了领奖,这都中了主办者的下怀,因为有了她这样名人参与,才能忽悠更多的人参与,这个“共和国脊梁”、“中华脊梁”的“脊梁系列”评奖才能继续下去,才能圈更多的钱。[详细]

 
无脊椎动物的脊梁奖
 
谁是“脊梁”该由全社会来决定
 

    “中华脊梁”也罢,“共和国脊梁”也罢,“脊梁”者对我们的社会本就具有极为特殊的意义,在我们的心理占有特殊的位置,这也就意味着,“脊梁”的评选不能随意而为,不能谁想代表就代表。这一点我们不妨学学法国对于“先贤祠”的定位,据说,对于每一个拟移葬其中的伟大人物,都必须慎之又慎,国民议会必须经过长时间反腐讨论才能定下来。而且即便已经移葬进去,如果发现有问题,还是会从中移出来,这种事不是没有过。正是在这种严苛的评选之下,到目前为止也只有72位伟人长眠于此,而巴尔扎克、莫泊桑、笛卡尔,至今仍不得其门。

    中国确实需要一些“脊梁”,但“脊梁”的评选不能打上快餐文化的烙印,或者成为吸引眼球的噱头。如果说真要评选一些“脊梁”出来,就应该让全社会参与,这是对民意的尊重,也是对“脊梁”尊重。[详细]

 
无脊椎动物的脊梁奖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世说第25期:诺亚方舟靠不住
世说第26期:打开“娜”扇窗
世说第27期:霸气外露黑名单
世说第28期:威尼斯牌大雨
世说第29期:漏油不漏消息
世说第30期:鲶鱼?笑赢?
世说第31期:“达芬奇”笑不出来
更多>> 
 
制作:刘志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