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网评【世说】
威尼斯牌大雨
 
“逢雨必涝是内地城市的“宿命”?
 

    逢雨必涝、逢暴雨必瘫,每年夏天,不少城市便会陷入这种“宿命”中。据报道,此前,由于暴雨突袭,江城武汉变成“水城”,此处“水漫金山”,那里“行车如船”……正当人们反思城市管理水平时,发生在武汉的一幕,昨天又被首都北京“复制”,不少市民纷纷调侃:“这哪是地下通道啊,就是游泳池。”“哥今天不是没带伞,是没带船。”“积水潭,名副其实。”“太夸张了,首都机场成了马尔代夫。”……调侃或揶揄也表达了牢骚之意。

    一场大雨就让一座城市瘫痪,委实令人沉思。龙应台有个妙喻,要分辨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最好来一场倾盆大雨。“如果一场大雨使你全身泥泞,汽车轮子陷在路坑里,积水盈尺,店家的茶壶、头梳漂到街心来,小孩在十字路口用锅子捞鱼”,那么这大概就是个发展中国家。国家如此,城市亦然。一个城市发达不发达,不光看GDP,瞧高楼大厦,还要看人们看不到的地方,比如下水道。[详细]

 
威尼斯牌大雨
 
只重面子不顾里子的城市管理者
 

    越是人们看不到的地方,越能检验城市管理者的水平;越是被人们忽略的细节,越能看出管理者的智慧;越是那些貌似不起眼的地方,越可能在紧要时刻考验管理者的应对能力。下场暴雨就让城市窘态百出,几成泽国,便不能不让人对这座城市的发达指数和相关部门的管理能力打个问号。城市内涝是考验更是拷问,城市管理者应该思考两方面问题。

    其一,如何做好暴雨预警机制?政府部门在准确预报暴雨的同时,能否准备更为详细的应对措施?如何有效应对突发的城市大涝等瘫痪局面?其二,如何合理规划城市,特别是其地下布局?中国社科院学者袁晓勐直言不讳地称,“目前,部分城市的规划体制、城市规划队伍、城市规划理念等还带有严重的计划经济色彩,普遍表现为重生产、轻生活,重收益、轻环境,重短期、轻长期,重地面、轻地下,遇到城市灾害也就束手无策。”这种严厉的抨击不是无的放矢,它的确勾勒出了不少城市积弊。避免悲剧重演,最好的办法就是吃一堑长一智,在以后的规划中,别再只注重面子忽略了里子。[详细]

 
威尼斯牌大雨
 
我们的城市高楼林立却没有“良心”
 

    2010年6月21日,江西赣州市部分地区降水近百毫米,市区未现明显内涝,“没有一辆汽车泡水”。这都得益于宋代福寿沟为代表的城市排水系统。广东相关部门曾表示,城市排水系统做得最好的是江西赣州,“这个系统也是古人留下的”。既然古人能够留给我们最好的城市排水系统,为何在技术等方面更加进步和成熟的今天,我们不能给老百姓最好的城市排水系统?

    雨果在《悲惨世界》中称: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我们的城市良心在哪儿?为何表现得如此糟糕?龙应台说:验证一个国家和城市是否发达,一场雨足矣。内涝是一张答卷,只是我们不知道考不及格的是否会感到羞愧。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如果没有反省和问责,内涝会经常到访。[详细]

 
威尼斯牌大雨
 
治愈城市内涝需未雨筹“法”
 

    内涝根源,主要是排水系统存在天然缺陷。美国纽约是“十至十五年一遇”标准;日本东京是“五至十年一遇”标准。而武汉的排水系统还是按照“一年一遇”的标准建的;杭州和南昌的城市排水系统,同样是“小马拉大车”,排水标准严重滞后。

    在一些发达国家,防城市内涝早已上升到法律的高度。比如,美国防城市内涝的法律制度,对城市内涝防范、治理措施,规定得相当详尽;德国有《城市内涝保险法》,不仅减轻了政府的防洪负担和压力,也培养了公民防洪意识;日本有《下水道法》,对下水道的排水能力和各项技术指标都有严格规定。尽管我国也有一部《防洪法》,但在防城市内涝方面,几乎是一片空白。因此,笔者建议,国家应专门制定《城市防洪法》,规范城市内涝的预防、规划以及政府责任。[详细]

 
威尼斯牌大雨
    100多年前,德国人占领青岛。17年的侵略,恶迹之外,却也留下了一套百年后依然在发挥作用的排水系统。实际上德国人所带来的,是富有远见的设计理念,以及对待工程严谨的态度。
 
世说第21期:谁动了你的黄金
世说第22期: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世说第23期:表情之不爽定律
世说第24期:白开水最好
世说第25期:诺亚方舟靠不住 width=
世说第26期:打开“娜”扇窗
世说第27期:霸气外露黑名单
更多>> 
 
制作:刘志超、鲁石明